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看港日畫鬼怪與人

香港的鬼,和日本的鬼有什麼分別?


香港藝術中心現正剛好有兩個關於鬼的展覽。繞着樓梯上去,本地藝團豚肉鍋貼呈獻的「香港鬼怪百物語」搞鬼風趣延續創作者本身的一貫風格:藍田彩龍、碟仙、盧亭魚人、銅鑼灣狐仙⋯⋯不同的都市傳說化身成一張張巨大又鮮明的「彩色貼紙」,十八區鬼魂都出沒在Art Centre之中——這種擬人化的形象,將毛骨悚然的鬼故事瞬間化成「古靈精怪」。


講完香港的鬼,再到日本的幽靈。在位於4至5樓的包氏畫廊則正在舉行講日本鬼怪的「妖怪大行進」。策展人介紹的印刷方法和妖怪文化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入門的方式欣賞展品,而且還能看到如 The Serpent with Eight Heads 等珍貴的繪卷和古書。不過,筆者倒是想介紹多些日本人對「鬼怪」的理解。日本民俗學之父柳田國男將「鬼」分類為妖怪、幽靈、化物,例如在《妖怪大行進》的展品之中,便發現有不同形態、姿勢和氣韻的諸多鬼怪——人形、水怪、頭與腳踝連著而皮膚皺巴巴的怪獸、由不同器物化成的化物⋯⋯筆者也喜歡學者高岡弘幸(註1)所指的講法:「鬼魂向活在世界上的人類講述它們的故事,也意味著它依賴著人的存在。」的確,在觀看畫卷和繪作之中,鬼與人息息相關——《諸國百物語》言之鑿鑿地寫道:所收集的都是真實的鬼故事,也就是說全都有目擊證人了。但若然沒有了人、沒有了人的恐懼、嫉妒、想像,「鬼」還會存在嗎?


鬼由人的形態所變成,但又不成人樣。假如你能認出那個無頭尖爪的巨人,可能代表你曾認識這個「人」,也就不會害怕;但幽靈帶著以往的記憶與故事,現在的人卻無法辨認出它的身份,甚至為它的存在感到懼怕。這些鬼怪,又算不算是承傳了過去的故事,換了一個新身分生活下去而已呢?


若然如此,貓有九條命,人可能也有兩條命——一條生前,一條生後;而後者,更可能沒有限期?


註1: 高岡弘幸. "幽霊の物語から霊感の話へ――現代日本の世相の解読." 怪異・妖怪文化の伝統と創造── ウチとソトの視点から 45 (2015): 233-243.

---

【#excohk_展覽】

《香港鬼怪百物語》日期|至5月5日

時間|10:00-23: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地下至4樓賽馬會展廊(灣仔港灣道2號)


《妖怪大行進》

日期|至5月5日

時間|10:00-19: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4、5樓包氏畫廊(灣仔港灣道2號)

---

文:#excohk_rin(本評論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平台立場)

遊展 @excohk 歡迎任何形式的推廣、媒體合作和活動策劃等邀請。期待與你一起探索新的意念,共同成長。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