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古人如何借書畫談情

不論古今,藝術家常寄情於作品中,藝術與感情總能超越時間和地域,今次,香港藝術館@hkmoa 帶我們走進古人含蓄細膩的感情世界。


虛白齋藏中國書畫乃著名書畫鑑藏家劉作籌先生捐贈予香港藝術館的一批珍藏,藏品之多囊括由六朝時期至二十世紀的作品,當中主題、流派、風格各異,是次由香港藝術館舉辦的展覽「情書——跨越虛白時空的不朽情懷」,就以情書為引子,展出二十八組精選虛白齋藏品,帶領觀眾探索體會中國書畫中委婉而切骨的深情。整個展區劃分為五部分,把情細分為愛情、親情、師生情、友情及民族情,展示出歷代書畫家對不同關係的感情。


甫進入展廳向左,先來到愛情部分,馬守真的《翠竹幽蘭圖》畫得幼弱婀娜,馬氏為明代秦淮八艷之一,才貌雙全,傾慕者眾,她卻至死鍾情才子王穉登,「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古往今來,愛情總是至死不渝的。走至親情部分,張大千的《赤壁夜遊圖》與其兄張善孖的《獨虎圖》並列,張善孖擅於畫虎,自號「虎癡」,張大千卻決意「黃金千兩不畫虎」,皆因兄長帶其出身,他盼讓兄長一枝獨秀,其兄弟情深,讓人動容。倘愛情是轟轟烈烈的,親情則是細水長流。


除切身感受的愛情與親情,還有讓人心頭一暖的師生情、友情與民族情,我們可看到羅聘與他尊敬的老師金農之間的師生情,亦可看到陳繼儒與董其昌惺惺相惜的一對莫逆之交,一個歸隱,一個為官,卻彰顯人各有志,無損情誼之深厚連結。筆者則獨愛晚明遺民畫家弘仁,明代沒落,有感國破家亡,弘仁則告隱歸去,隱入山林,不與俗世往來,醉心書畫,甚至出家為僧,其瘦勁筆墨下的《山水圖》可見清峻峭拔的自然景致,卻顯疏淡冷寂、一片蕭條,都反映其內心凄苦。


除上述提到筆者最深刻的四幅代表作品,館內還有多組書畫供觀眾發掘,大家可細心觀察並列的書畫間有何關聯,也可以參考館方精心創作的一系列「情書」,根據線索「猜.情.尋」。誠如香港藝術館館長(虛白齋)麥詠雯所言:「這些情感超越時空與文化,成為連接觀眾與古書畫的一道橋。」即使不諳中國書畫鑑賞,相信都能透過展品導讀,了解古代畫家作畫時的濃厚情愫,還有文人畫的意境與格調,畫家的氣節、氣度與德行。


中國書畫源遠流長,歷史深遠,難免讓現代人感覺較為深奧,但書畫背後,實質蘊含的感情卻能跨越時空,只要我們多花一點時間了解背景、細意咀嚼,就能拆開這一封封親暱不朽的情書,甚至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

---

【#excohk_展覽】

「情書——跨越虛白時空的不朽情懷」

日期|即日起至2023年8月9日(第一期)及2023年9月8日至2024年1月24日(第二期)

時間|10:00-18:00(星期一至三、五);10:00-19:00(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

地點|香港藝術館二樓 虛白齋藏中國書畫館

收費|免費 ---

文:#excohk_樂樂(本評論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平台立場)

遊展 @excohk 歡迎任何形式的推廣、媒體合作和活動策劃等邀請。期待與你一起探索新的意念,共同成長。



댓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