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一個人、一齣戲的texture:手捲煙座談會後感

注意:可能含有劇透內容,未觀賞者請斟酌閱讀。


《手捲煙》最為人熟知的也許是其「回歸港產片美學」的評價。最近筆者去了導演陳健朗 @kinlongchan 的放映兼座談會,其以「texture」形容「人」,倒也令人印象深刻。


電影講述本地古惑仔和南亞小混混的一段故事與江湖友誼,從而一步步勾出古惑仔的過去。


除了導演陳健朗,小野 @siuyea_lo 也出席了這場座談會。對於藝術工作者而言,現時可能都像在一張未知的「網」下工作;沒有人知道這「網」有多密多窄,但對未知的不安會引致恐懼與讓步,還是挑戰與摸索?依然是一個選擇。即使劇本早已構思好,在大環境氛圍的薰陶下,當刻的感受仍然能從電影中看得出來。「重光小輪」、大帽山的迷霧、南亞裔與華裔港人的相處,把角色寫活、演活、拍活,然後再由觀眾把他們理解成「活」的角色。由導演、演員到觀眾,基於自己的成長教育背景、性格,大概都能自己在腦中演繹出一種獨特的texture。


電影的情節可能也是從香港生活獨有的texture而來。當初導演取材時,提及「嗰陣去玩下啲道具,入咗餅成龍嘅《新警察故事》,點知播嗰陣係TVB,到最後無啦啦彈咗個廣告出嚟,係一男一女嘅對話⋯⋯講香港電影原來都可以好威。」


電影到最後,本地古惑仔被全滅,南亞裔文尼卻僥倖存活,而台灣老大則講了一句「你們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但文尼終歸還是將煙遞給了主角關超。在互相仇恨爭鬥的世界之中,剩下的一絲善良也許才是救贖的真義。

----------

導演|陳健朗

主演|林家棟、袁富華、白只

語言|粵語

片長|110分鐘

發行|安樂影片 @edkofilmsltd


Recent Posts

See All

《長夜盡頭的微光》觀後感

李怡說:「每一個人都有更多的勇氣去忍受別人身上的痛苦。」所以,沒有人是一座孤島。PMS(經前症候群)病患者與驚恐症病患者的兩位主角因患病而相知相惜,兩人相濡以沫,化作微光,照耀各自的長夜。 沒有聲嘶力竭的嘶吼,也沒有肝腸寸斷的痛哭,導演三宅唱用一種彷似是日本電影獨有的輕柔,疼惜並嘗試療癒我們的傷口。 電影後段,兩人為著流動天文館的講詞共同努力,病情亦似是有所好轉,但這代表了各自的傷口已然痊癒?電影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