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除了九龍皇帝外,香港還剩什麼

大館新辦的《墨城》以現代水墨畫為主題。受惠於香港與中國的歷史背景(例如混合風格、人才流入),現代水墨畫於香港的發展可謂是獨領風騷;但對於香港而言,現代水墨畫也可說是提供了另一種新的視覺去理解這個地方。


本展的大多數作品皆由本地藝術家創作。若曾到訪過香港藝術館舉行的另一個展覽《不是時裝店》,相信會略有印象。丁雄泉、陳福善的作品(圖四、五)色彩對比鮮明,繪畫風格和筆觸帶有中西交融的特色,而後者也有透過作品探討港英時期的熱門議題,例如難民潮。


探討政治議題的作品在中國現代水墨畫中較為少見,使得這些作品更為獨特和重要。石家豪的作品(圖六)之所以受歡迎,於筆者看來,也正正是食中了香港人對於「身份認同」的疑惑,以及香港人身處曲折而混亂政局中的矛盾心理。「娘子軍」與「保衛女王」探討的不單單是政治問題,更有同樣於中國相對敏感的性別議題。


探討性別議題的作品不只有畫作一種媒介。用洗衣板水墨托片製成的書本,批判了中國農村女性的「千依百順」,這也算是其中一種對於「口述歷史」的獨特理解。


與其說是中國的環境造就了香港現代水墨畫與眾不同的風格,不如說是歷史巧合地造就了藝術家各種截然不同的理解方式、角度與觀點,也產生了人們對「保存」的不同態度。


吸引最多人打卡的,自然是九龍皇帝的電箱塗鴉墨寶。碰巧在展覽開幕當日,就傳來有九龍皇帝塗鴉被破壞的新聞;館內與館外的情況,倒也相映成趣。一方面把自己的家譜和政治標語用大字寫在城中每個角落,堅持宣示自己的「主權」;看似神氣,其控訴卻從來未被政府認真看待過,其大字也一直被塗掉,反證了自己被壓迫的一面。到了現在,他的作品卻得到了非凡的價值 —— 這,算不算是一種平反?


九龍皇帝的墨寶已經買少見少,雖他本人生前未直接受惠於其獨特的作品,但是拍賣商卻賺到盤滿缽滿,他的作品也變成了大大小小的紀念品。這個延續近半世紀的社會議題,又算不算是成功在民間獲得「保存」?


藝術一直都在回應各種社會議題、記錄社會的變遷。隨著香港現況的改變,未來藝術能對社會發揮的影響力實是未知之數。但是筆者相信,香港的歷史背景除了造就藝術家的獨特視覺以外,也造就了觀眾視覺的不同。

----------

《墨城》

日期|至8月1日

時間|11:00-19:00(星期二至日)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香港中環荷李活道10號)

費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