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讓高溫看得見

人們是否要 paint the town red(意指進行無節制的狂歡)、把眼睛所及之處變成紅色,才會正視全球暖化這個議題呢?


Mech Sereyrath @mech_sereyrath 生於柬埔寨,是一位來自首都金邊的攝影師和電影工作者,平時多從事人像攝影。除了拍攝人像以外,她的獨立攝影計劃常關注環保及社會不公等議題。Sereyrath 用一部電話安裝上熱感裝置,開啟全新攝影計劃《When the Sun Reaches the River》,把無形存在的「熱量」及人類對生態系統的影響變得可見、袒露無遺,作為香港國際攝影節2023 @hkipf 「衛星展覽」的參與藝術家之一,Sereyrath 來到香港時還特別要求展覽場地不須開冷氣。於是,看展的時候,你除了會看見紅色的熱量之餘,還能感受來自太陽(射燈)的熱力,聽見格巴羅密村部族群的風聲、水聲、人聲。


在那些聲音之下,你可以看到一個完整但待人類續寫的故事:2008年10月,中柬合資公司 Hydro Power Lower Sesan 2 (HPLS2) 在柬埔寨的塞桑河上建造大壩,破壞了沿岸3萬公頃的森林,對野生動物棲息地以及近三成的農地造成嚴重影響。在近9.5個維港般廣闊的淹沒面積中,除了原生動物,一百多個部落因興建水壩而被摧毀淹沒,不少家庭被迫遷到安置區。即使 HPLS2 承諾將來為每戶搬遷者提供80平方公尺的居住地、5公頃農地、6,000美元以及一年的食品供應,一些受影響家庭仍然選擇留在自己的村莊。以下這首詩大概反映了他們的感受: // When the sun reaches the river,

sometimes it heats it up, drying out the same river which floods the villages. We cannot make the sun shine less, but we can make it hurt us less. Why do we not help ourselves? I met a man, and he said “We can benefit for a day, but we lose a lifetime to live.” When the sacred sun reaches the sacred river, we will know we are not in control. // 現居於森林中的留守族人,仍在抵制桑河水壩生產的電力。即使沒能扭轉惡果,他們繼續靠微弱的人為努力減少其傷害。以上詩節啟發了《When the sun reaches the river》,一個獻給格巴羅密村部族群的拍攝計劃。身在香港的我們將城市塗紅了,又能否感受到遠在森林的呼喊? --- #excohk_展覽

Sereyrath Mech 'When the Sun Reaches the River'

日期|至11月13日

時間|11:00-19:00

地點|元創方 H508(中環鴨巴甸街35號)

收費|免費 備註|展覽場地真的沒有開冷氣。如果在中環半山走得氣喘吁吁,不要急着進去,可以先在PMQ走廊緩一緩。

----------

文:#excohk_sisco(本評論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平台立場)

編:#excohk_rin

【遊展徵稿中📝】本文章為投稿文章。我們現正開放任何類型文章投稿,獲選者可獲稿費!詳情請見linktree~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