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晨早自有晨早的風光

沉悶自有沉悶的風光,晨早也自有晨早的風光。


從青衣城走到荃灣,必經青荃橋。橫越藍巴勒海峽的二十幾分鐘路程日曬雨淋,每日都行同一條路的話,可能會生厭;但在沉悶的事情中,總能找到屬於沉悶的風光。


從橋上往下看的話,會看見一個個小人影做著晨操;晨早的光從天橋的出入口透入,還會看見搭棚工人在你旁邊爬來爬去。冬天時不知是誰這麼閒,每天把大紅色的木棉花綁在橋上,於是每天清晨走在路上,也有花朵滋潤眼球;到了夏天,橋底的木棉樹開出木棉花,又引來蜜蜂採蜜。


每日都行同一條路的話,可能會生厭;但如果多留意四周事物,或許也能看出四季的變遷。


對面海是屠場、墳場,也是火葬場,有時會看見一車車豬仔被運往屠場。曾聽過外國友人說專挑這些地方居住,貪圖寧靜;但對香港人而言,這些地方卻是不宜居的壞地段,自然也比較僻靜。


與旁邊工廠區的匆忙煩囂不同,僅僅一橋之隔,便已劃分了快慢的世界 —— 正正正正是香港城市有趣的地方。

----------

青荃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