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手空空 無一物

大家有沒有想像過上世紀初的藝術家是怎樣生活的?


筆者日前到訪香港大學美術館的「困乏多情 香江藝緣:丁衍庸的中西藝術」展覽。畢業於中大的同學自然對「困乏多情」並不陌生;而事實上, 丁衍庸正是新亞書院藝術系的創辦人之一。「困乏多情」作為中大新亞書院的校歌歌詞雖然看似浪漫,但是卻能總結他一生的躊躇與無奈。


丁先生出生於1902年,1920年代越洋到東京美術學校(現東京藝術大學)學習,二十多歲已經在中國大陸的美術院校當上教授。移居香港的生活其實並不簡單,事業從零開始重新開展,每日面對著陌生的地與人,還有與妻兒分離的痛苦⋯⋯不過種種困難亦無阻他創作出幽默卻樸實的新水墨、油畫與篆刻等作品。筆者有幸聽到策展人的講解:丁的創作風格別具一格,從不起草稿之餘,在雕刻的時候也是把工具放在大腿上面大力鑿刻,看得旁人直地冒汗。


丁筆下的人物與動物生動而有趣:畫板上面吊了一條魚,而貓身在畫中,只能「齋睇冇得食」;他亦擅長混合書法筆觸與植物,意境合而為一,墨色濃淡分明;筆者最為喜歡的,便要數到展覽開首的海報:據說當時漏印了畫展海報,丁便即席揮毫。


無論新水墨或國畫,都重視當中精神與意象之體現。正如新亞書院校歌所言:「艱險我奮進 困乏我多情。」丁在困境之中向前行的道路,可能便是對自己最大的「珍重」吧。

---

#excohk_展覽

困乏多情 香江藝緣:丁衍庸的中西藝術

日期|至2023年2月26日

時間|09:30-18:30(星期二至六)、13:00-18:00(星期日)

地址|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薄扶林般咸道90號)

---

文:#excohk_rin(本評論只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平台立場)

遊展 @excohk 歡迎任何形式的推廣、媒體合作和活動策劃等邀請。期待與你一起探索新的意念,共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