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我們圍着沉香拍翼飛

你上一次聽到「土沉香」這種樹,是否因為它被非法砍伐的新聞?


土沉香是香港原生物種。明代本港曾盛產這種香樹,並作為港口把土沉香的產品輸出各地,據聞「香港」就因而得名。現今作為受保護的瀕危植物,土沉香一般不能私自種植,而且野生土沉香被私自砍伐的新聞不絕,即使你拿到了種子私自下種,大概也只敢偷偷摸摸,不然說不定就會被某些遠赴來港的偷樹賊斬掉。自此,「瀕危物種」和「名貴」大概就總括了大眾對土沉香的印象。 油街實現近日邀請了本地藝術家楊沛鏗參與「未竟之園」展覽,探討人與自然的關係,而楊的展區就以土沉香為主題。為了幫助植物生長,人們有時候會用植物燈:紅光促進植物發芽開花,藍光則促進植物生長散葉。紅加藍變紫,展區其中一間房間「生長亭」就放置了紫色的植物燈,同時也玩弄了人類生理上的視覺限制 —— 觀眾由此眩目的房間走入另一空間後,眼睛需要時間適應,而此刻眼前的顏色會變得偏綠,增加了感知空間和觀察事物的難度。

只不過,觀察的方式又何止視覺而已?大房間中間吊起的一粒大種子,其實是土沉香的種子。楊稱,這是為了賦予觀眾一個昆蟲般的角色:「這粒土沉香種子的尺寸放大了36倍,比例上恰好讓觀眾仿如變成了黃蜂,親歷為種子播種的角色。」而「白房間(土沉香)」裏的加濕器釋放出取自南丫島和大腦上洋溪水的水氣,以模仿土沉香自然種植環境的濕度;背景則播放着當地的環境錄音。此刻的我們,不像在林中意外碰上土沉香的小黃蜂嗎?在野外,土沉香種子成熟時會爆裂,散發香氣誘使黃蜂前來覓食播種。人們除了平日欣賞土沉香的香氣或不斷憐憫它「好慘」、「比人斬」之外,能不能跳出作為人類的定位,幻想自己是那棵孤單的土沉香,或是自然中倚靠它生活的小黃蜂 —— 想想土沉香除了是有經濟、保育價值的香木外,對自然來說還有什麼意義?我們家中的花草盆栽,在野外又會有甚麼角色? 除了自己的藝術作品以外,楊亦特地加入了一個有如「圖書閣」的角落,希望觀眾除了同情土沉香的坎坷遭遇,也能夠帶走新的資訊與思考角度;因應是次展覽而特意在展廳外種植的那棵小土沉香,也許能夠給予我們一些「希望」,而非只有一棵棵被斬的「絕望」。

---

#excohk_展覽

未竟之園:楊沛鏗《很努力地讓事情發生,土沉香》@plantertrevor

日期|至7月31日

時間|星期一 14:00-20:00;星期二至日 10:00-20:00

地點|北角油街12號油街實現 @oilstreetartspace

---

文:#excohk_rin(本文僅屬個人意見)

遊展 @excohk 歡迎任何形式的推廣、媒體合作和活動策劃等邀請。期待與你一起探索新的意念,共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