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FAC17C6-F89C-4B38-9317-296B725E11CF.hei

文庫

四肢不聽音樂,只聽酒精擺動

「對於一般觀眾而言,跳舞某程度上有特定的表達形式。」例如在傷心、憤怒時,常會把手捲縮或繞起。主流舞蹈表演的動作系統,也許已經變成了一種有特定意思的「符號」。


只不過,隨心舞動的四肢也可以是舞蹈 —— 這更是最本質的一種自我展現。誰說有符號與否才能界定何為舞蹈?@unlockdancingplaza 原本邀請了五組外國藝術家來港演出,但疫情卻偶然帶來了一個讓本地舞蹈(甚至是舞台)工作者演出的機會。「我們希望審視主流舞團所建立的美學及訓練,從而跳出這種框架。這種概念於外地亦未見得很流行,因此我們亦在尋找出路,希望將這種概念帶到同溫層以外的觀眾。」


與主力在大劇院演出的舞團不同,@unlockdancingplaza 的表演不少在公共空間舉行,其「跳出框框」的程度也令筆者驚訝,因為這其實是一場觀眾參與型的「Drink and Dance」派對。


「酒量當然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編舞Lok笑言。但是他們最希望的,還是想觀眾感覺到酒精催化下的放鬆,從而營造一種「party」的效果。演出在大館監獄操場舉行,縱使社交距離等限制依然存在,演出者反而順水推舟,將各種障礙變成演出的元素。觀眾可以選擇播放藝術家挑選的音樂,也可以選擇播放自己的音樂 —— 更可以乾脆什麼也不播,開一場無聲的派對。


Come drink and dance!所謂Drink and Dance的派對,可以享受身體律動的何止表演者?觀眾又何不同在演出前微酌一杯,在微醺中盡情享受與舞者的交流?

----------

#非關舞蹈祭 《Drink and Dance》 @unlockdancingplaza

日期|9月16-19日

時間|18:30起(時長約40分鐘)

地點|@taikwun 監獄操場(中環荷李活道10號)